公告版位
§ 密切注意喔喔喔!! 上映之後會有映後座談~ 請密切注意本BLOG喔!

目前分類:其他五四三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

原文經由網友同意轉錄  原部落格請按我

絕命派對海報出爐!!!!

剛看完特映會回來。特映會上小澤瑪麗亞穿著一襲豔橘色禮服出席,胸前婁空若隱若現。洋味十足的風情,挽著緊緊的髮髻家上垂釣的三角耳環,頗有八九零年代港星風情,讓我聯想到張敏。




好像是為男人幫拍的照。


開場就有長得還滿上相的瘋狂粉絲,穿著西裝把自己用鐵鍊綁起來示愛,正經八百地說了「我愛你」,全場譁然,連應該幫忙翻譯的公司老闆都忘了,結果小澤狀況外地回答:「Hello. ^_^」不過正妹狀況外我們都叫做天然呆,對粉絲一點問題也沒有啦。XD


然後我真的很無聊地現場用手機噗浪跟大家說「小澤瑪麗亞的粉絲鍊身示愛...」,本以為比全部的媒體更早釋出這種消息,應該會受到熱烈回應,結果沒有。 -_- 看來有圖有真相已經成為定律了。還滿想跟這位捧由說 get a life 的,不要每天宅在家裡看 A 片阿。XD


好,總之,看完對我來說只有兩秒鐘露娜和一秒鐘石內卜的HP預告片(那個Esther是啥雕,不要以為預告片畫面切很快就叫緊湊好嗎...),正片就開始了。




開頭Liz演的那段,可能是之前的絕命派對受害者吧,氣氛營造得很好。後面反而沒有那種懸著不殺的懸疑性。


這片的攝影水準,除了飛車以外水準都很高。台灣實在弄不太到直昇機拍遠景,山路又太崎嶇沒辦法架在山頭拍,導致必須在車上和路面上裝設攝影機,拍到的東西跟學生製作實在差不到哪。台灣本身的環境拍飛車比較受限,這點算是很可惜,不然以這個劇組的實力,飛車應該是不會晃這麼大。


雖然感覺在剪接時有試圖用女主角的呼喊補足,但是礙於演技也沒有很大加分。但其他部分的運鏡非常到位,特寫與調速度也都抓得很好,適當模糊了血腥的話面,尤其是手術刀在何嘉文眼睛旁邊滑過的那個特寫,非常有好萊塢的感覺。塑膠布布景、鞋子手電筒聲東擊西、獵槍沒子彈有點老梗,但為了劇情推展也還算好。


血液與肉體的質感應該是這部片最頂尖的地方。何嘉文被凌遲的畫面,老實說我是抱著讚嘆的心情看完的,根本就沒有時間感覺到害怕或是痛,只能說是藝術。雖然黃志偉手上那把手術刀怎麼看都不像鋒利到可以切肉如豆腐,但道具肉一條一條被切開的層次感十分鮮明,也沒有隨便就用一陀爛爛肉團的帶過去,非常有誠意。


另外我也非常喜歡假立委被電燒的那一段。老實說這個演員的名字我看過好多次,每次都記不起來,而且去臨演的時候我還覺得他的台詞好好笑...>_< 「小賭怡情養性,大賭光宗耀祖。」噗!XD 但看了正片才知道,雖然他戲份並不多,但卻是全劇演技最好的演員,無賴又膽小的樣子演得像天生一樣,果然薑是老的辣!


當他在手術台上恐懼著發抖的時候,我心裡竟然甜滋滋地,清楚感覺到現場觀眾會有怎樣的愉悅感,身體微微地打了個冷顫,卻很興奮。我不知道他怎麼辦到的,但這種殺不用錢電影的展示畫面,被害人只有表達徹底的歇斯底里,才能充分娛樂觀眾...看起來好像總是在拍鄉土劇的他,竟然做到了。


何嘉文的場面,可能限於被打了麻醉劑(還是肌肉鬆弛劑?)的關係,沒辦法有很大的發揮,有點可惜。女人被毀容這點其實是可以有更多的發揮空間,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停在那裡,然後就把她打包宰掉了。


至於男女主角,我覺得女主角朱蕾安本人很正,但是上了鏡頭不知道為什麼就有點台味,算是非常努力了。第一部演恐怖片其實有點拼,因為某方面來說,演受害者要進入崩潰或神經病的領域,才能演得很出色。


男主角則是給我一種徹底放空的感覺,無論本人還是鏡頭上眼神都很空洞,常常有「我在哪」的表情,大概可以跟小澤拼。(但小澤不一樣!她的招牌就是放空!XD)


接下來要講小澤了...床戲空有裸露卻沒有火辣其實怪怪的,設定上有點矛盾。主角是靦靦少年仔,被小澤勾引是ok的設定,但小澤本來就是受向的,甚至還被稱為死魚派的AV女星,兩個受君在螢幕上即使全裸扭動,也沒有一點慾望的感覺...





雖然新聞炒很大說張睿家和小澤有床戲很被羨慕,但看正片是一點都不覺得兩人有enjoy的感覺,反而有一種中學生偷情,莫名其妙就結束了的fu。跳舞戲時,張也有「我在哪裡?」的迷茫感...就不太有情慾的感覺。貼身舞肢體的表達也不太火辣,不過也沒比守護者的床戲差啦(我個人走下流路線,對床戲比較挑剔orz)。


我本來以為會是辣到噴火的那種床戲,不過可能對男生而言,看到小澤的裸體就很夠了!XD 光是看到一個台灣男生被小澤夾著,再想想如果是自己...那個票根的嘔吐袋先拿來接鼻血吧。





性與暴力的迷人之處,其實是在玩弄權力遊戲的過程,操弄與被操弄,計畫與被計畫,羔羊與屠夫,主體與受體這之間角色扮演的對比樂趣。奪魂鋸可說是這遊戲的奧運金牌選手,而「絕命派對」感覺像是個明星臉,長得很像但跑得不快,不過這也沒什麼。


本來我們就不該用好萊塢的規格來看台灣電影,國片在硬體上能做到這個地步基本上已經是驚人,要用五顆星去推。從「雙瞳」、「詭絲」之後就,就沒在硬體上看過這麼強大的國片,劇本沒有更奪魂鋸一點有點可惜就是了。


我個人是很喜歡國片找外國明星來演,感覺產生火花的機率不低。AV女優其實也沒什麼,但是下次希望可以找演技或是風格適合角色的...


就在這該睡的時候,我想起了何嘉文在手術台上鮮血淋漓的哀嚎...沾起了食鹽蓋在我口腔內的破洞上...那美妙的刺痛感,讓我渾身微微發疼。


若你看著她哀嚎掙扎,心裡害怕地想著那會有多痛,就無法感受虐殺的極致樂趣。曾經受過嚴重的傷的人就知道,痛到一個地步人會麻痺甚至昏迷。痛到歇斯底里、痛到麻痺、痛到失聲、痛到昏迷過去,我想像中的痛楚發展經歷是如此。去揣像自己是受害者,你的痛苦有一定的界線,會停在死亡的那瞬間。


但是,正確欣賞虐殺的方式,是把自己套入掌握情勢的一方享受觀賞,享受自己是可以自由活動甚至任意操控的那一方...奪魂鋸太用力說教了,要用很多的神經來看,但看「絕命派對」只要放心當個變態就可以了。有人說這部電影是無道德片,我卻覺得它充分地展現了「憤怒」本身就是非道德與非理性的,一種混沌的破壞力量。


無道德在惡夢的世界裡並不是問題,而觀賞這種虐殺電影(我已經不稱之為恐怖電影了,感覺不一樣)的正確方式,是要解開一切的壓抑與條規,去享受普通的生活與電影當中享受不到的變態快感才對。

Invitation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 

Invitation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